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糟木匠的硬筆書法

午餐後,在餐紙上畫畫寫寫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老糟木匠

网易考拉推荐

铅笔行书,行草(部分):《浪淘沙慢》宋 周邦彦  

2017-05-31 04:05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铅笔行书,行草(部分):《浪淘沙慢》宋 周邦彦 - 糟木匠 - 糟木匠的硬筆書法

《浪淘沙慢》宋 周邦彦
晓阴重,霜凋岸草,雾隐城堞。南陌脂车待发,东门帐饮乍阕。正拂面、垂杨堪揽结。掩红泪、玉手亲折。念汉浦、离鸿去何许?经时信音绝。情切,望中地远天阔。向露冷风清,无人处,耿耿寒漏咽。嗟万事难忘,惟是轻别。翠尊未竭,凭断云、留取西楼残月。
罗带光消纹衾叠,连环解、旧香顿歇。怨歌永、琼壶敲尽缺。恨春去、不与人期,弄夜色、空馀满地梨花雪。

木匠注:
晓阴重——天亮的时候,天阴沉沉的
城堞——城上便于观察与射箭的缺口
南陌脂车待发——城外南郊,车夫正给轮毂抹油,准备远行。脂车,脂是动词,表示车夫正在涂抹
乍阕——刚刚结束
正拂面垂杨堪揽结——杨柳枝条在人面前摆动,可以折下编织小物品了
掩红泪——以手遮住娇容抹眼泪
玉手亲折——用纤细的手指采折杨柳的枝条
念汉浦、离鸿去何许——送到汉浦就要分别,不知到他会去哪儿
耿耿寒漏咽——在寒冷的夜晚,只听得漏壶滴滴,风声呜咽
轻别——说走就走,不顾我的挽留
翠尊未竭——翡翠酒杯中尚有他没喝光的残酒
凭断云留取西楼残月——透过云朵的间隙,可以看到下半夜的月牙儿
罗带光消纹衾叠——衣带因常常系上解开,已经磨损,没有光泽,被子还叠着没有铺开(没有睡意)
连环解旧香顿歇——消磨时间的连环套已经解开了,熏香也已经燃尽
怨歌永——一遍又一遍唱着情怨的曲子
琼壶敲尽缺——有个典故,说晋王以曹操的诗词激励自己,边吟念边敲唾壶,把壶口都敲缺了。女人当然不会粗俗地敲唾壶,所以唱歌时,敲的是玉壶,把玉壶都敲缺了
期——相约,约定好的时间
梨花雪——落下的梨花就像满地的白雪

木匠評:不会是白居易说的 “商人重利轻别离” 吧?

铅笔行书,行草(部分):《浪淘沙慢》宋 周邦彦 - 糟木匠 - 糟木匠的硬筆書法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