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糟木匠的硬筆書法

午餐後,在餐紙上畫畫寫寫

 
 
 
 

枫叶留言板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
铅笔行书,行草:《解连环·怨怀无托》宋 周邦彦

2017-5-29 7:47:16 阅读4 评论0 292017/05 May29


2017年05月28日 - 糟木匠 - 糟木匠的硬筆書法

《解连环·怨怀无托》宋 周邦彦
怨怀无托。嗟情人断绝,信音辽邈。信妙手、能解连环,似风散雨收,雾轻云薄。燕子楼空,暗尘锁、一床弦索。想移根换叶。尽是旧时,手种红药。
汀洲渐生杜若。料舟依岸曲,人在天角。谩记得、当日音书,把闲语闲言,待总烧却。水驿春回,望寄我、江南梅萼。拚今生,对花对酒,为伊泪落。

木匠注:
怨怀无托——幽怨的情怀无所寄托
辽邈——遥远,飘渺,虚无
解连环——解除心中的思念情怀
燕子楼——典故唐代关盼盼夫死后自己独守空楼十余年,借此典故缅怀伊人
一床弦索——床,琴架。指女主人已死,琴架上的琴看来好像是一些散乱的琴弦
想移根换叶——院内已经荒凉,树木花草都要重新栽种
尽是旧时,手种红药——这园子以前多漂亮啊,到处都是她亲手种植的芍药花

作者  | 2017-5-29 7:47:16 | 阅读(4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铅笔行书,行草:《花犯 咏梅》宋 周邦彦

2017-5-28 4:46:04 阅读5 评论0 282017/05 May28


铅笔行书,行草:《花犯 咏梅》宋 周邦彦 - 糟木匠 - 糟木匠的硬筆書法

《花犯 咏梅》宋 周邦彦
粉墙低,梅花照眼,依然旧风味。露痕轻缀,疑净洗铅华,无限佳丽。去年胜赏曾孤倚。冰盘同宴喜。更可惜,雪中高树,香篝熏素被。
今年对花最匆匆,相逢似有恨,依依愁悴。吟望久,青苔上、旋看飞坠。相将见、脆丸荐酒,人正在、空江烟浪里。但梦想、一枝潇洒,黄昏斜照水。

木匠注:
粉墙低,梅花照眼——院墙很低,墙内的梅花艳丽得很
露痕轻缀,疑净洗铅华,无限佳丽——用美人比喻梅花的娇艳
去年胜赏曾孤倚——去年我也曾经赏梅了
冰盘同宴喜——去年赏花的酒宴一直到晚上,一轮明月上来助兴。冰盘指月亮
香篝熏素被——接前句,雪花覆盖在梅树上,就像白色的被子放在烘笼上熏香
今年对花最匆匆,相逢似有恨——今年心情不好,匆匆忙忙来看看梅花

作者  | 2017-5-28 4:46:04 | 阅读(5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铅笔行楷,行草:《过秦楼·水浴清蟾》宋 周邦彦

2017-5-27 3:33:24 阅读5 评论0 272017/05 May27


铅笔行楷,行草:《过秦楼·水浴清蟾》宋 周邦彦 - 糟木匠 - 糟木匠的硬筆書法

《过秦楼·水浴清蟾》宋 周邦彦
水浴清蟾,叶喧凉吹,巷陌马声初断。闲依露井,笑扑流萤,惹破画罗轻扇。人静夜久凭阑,愁不归眠,立残更箭。叹年华一瞬,人今千里,梦沉书远。
空见说、鬓怯琼梳,容销金镜,渐懒趁时匀染。梅风地溽,虹雨苔滋,一架舞红都变。谁信无聊为伊,才减江淹,情伤荀倩。但明河影下,还看稀星数点。

木匠注:
水浴清蟾——月亮映在水里(清蟾指月亮)
叶喧凉吹——凉风吹得树叶扑扑作响(喧)
闲依露井——站在没盖的井边。露井,没井盖的水井
惹破画罗轻扇——记得你用彩绘的扇子扑打萤火虫,把扇子打破了
立残更箭——就这么在院子里站着到深更。更箭,指示时间的漏壶刻度
梦沉书远——梦中没有你,书信也少
空见说——我猜,或者听人说,不大确切

作者  | 2017-5-27 3:33:24 | 阅读(5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
铅笔行书,行草:《蝶恋花·月皎惊鸟栖不定》宋 周邦彦 - 糟木匠 - 糟木匠的硬筆書法

《蝶恋花·月皎惊鸟栖不定》宋 周邦彦
月皎惊鸟栖不定。更漏将阑,轳辘牵金井。唤起两眸清炯炯,泪花落枕红绵冷。
执手霜风吹鬓影。去意徘徊,别语愁难听。楼上阑干横斗柄,露寒人远鸡相应。

木匠注:
月皎惊鸟栖不定——明亮的月光,鸟儿受惊而骚动,(为啥,下面有答案)
更漏将阑——已经五更天了(赶路的人该起床了)
轳辘牵金井——铜护栏的井上辘轳吱吱像,有人在井边打水(做饭的丫头?)
两眸清炯炯——虽然不到五更,睡意全无了(或许一晚根本就没睡)
泪花落枕红绵冷——泪水湿透了枕头(离别的凄惨)
执手霜风吹鬓影——手牵手相送,风吹鬓发
去意徘徊——恋恋不舍啊
别语愁难听——离别时的万语千言,惨兮兮的
楼上阑干横斗柄——看星空,斗柄慢慢转动(为啥看星空?空荡荡一颗心呗)
露寒人远鸡相应——晨露冰冷,他越走越远,这时候雄鸡才刚刚报晓

木匠評:什么时候回来,什么时候回来啊。。。

作者  | 2017-5-26 1:19:59 | 阅读(4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
铅笔行书,行草:《关河令·秋阴里晴渐向暝》宋 周邦彦 - 糟木匠 - 糟木匠的硬筆書法

《关河令·秋阴里晴渐向暝》宋 周邦彦
秋阴时晴渐向暝,变一庭凄冷。伫听寒声,云深无雁影。
更深人去寂静,但照壁孤灯相映。酒已都醒,如何消夜永!

木匠注:
秋阴时晴渐向暝——深秋了,连绵阴天转晴,已近黄昏的光景
伫听寒声——止步静听,一是残秋,只有风卷落叶的声响
无雁影——大雁都已经南飞,不见踪影了
更深人去寂静——夜深了,客人已告辞离去,万籁俱寂
照壁——院门前,或者院门后的影壁
如何消夜永——漫漫长夜,怎么度过啊!

作者  | 2017-5-25 8:31:36 | 阅读(5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海外 加拿大 摩羯座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老糟木匠
 
近期心愿快一点暖起来。。。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日志评论
评论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博友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我的关注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