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糟木匠的硬筆書法

午餐後,在餐紙上畫畫寫寫

 
 
 
 

枫叶留言板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
铅笔:《竹马子》宋 柳永

2017-7-26 4:20:55 阅读2 评论0 262017/07 July26


铅笔:《竹马子》宋 柳永 - 糟木匠 - 糟木匠的硬筆書法

《竹马子》宋 柳永
登孤垒荒凉,危亭旷望,静临烟渚。对雌霓挂雨,雄风拂槛,微收烦暑。渐觉一叶惊秋,残蝉噪晚,素商时序。览景想前欢,指神京,非雾非烟深处。
向此成追感,新愁易积,故人难聚。凭高尽日凝伫。赢得消魂无语。极目霁霭霏微,瞑鸦零乱,萧索江城暮。南楼画角,又送残阳去。

木匠注:
孤垒——古战场中孤伶伶的土垒掩体,多在山坡上,居高临下
烟渚——薄雾笼罩的水中沙洲
雌霓挂雨——彩虹的映射,叫做“霓(ni2)”,是虹的副本,所以为雌。说雨是霓带来的,当然是不科学的说法
雄风——风猛劲,故称之雄风
素商时序——秋天万物褪去颜色,所以为素;且秋天合五音中的“商”,因此秋天又叫素商。时序,依次到来
览景想前欢——也没别的好想。。。
非雾非烟深处——中文系教授对此句有100种说法,反正神京(汴梁)的非雾非云所在,你说是哪儿就是哪儿

作者  | 2017-7-26 4:20:55 | 阅读(2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铅笔:《浪淘沙·梦觉》宋 柳永

2017-7-25 3:19:05 阅读4 评论0 252017/07 July25


铅笔:《浪淘沙·梦觉》宋 柳永 - 糟木匠 - 糟木匠的硬筆書法

《浪淘沙·梦觉》宋 柳永
梦觉、透窗风一线,寒灯吹息。那堪酒醒,又闻空阶,夜雨频滴。嗟因循、久作天涯客。负佳人、几许盟言,便忍把、从前欢会,陡顿翻成忧戚。
愁极。再三追思,洞庭深处,几度饮散歌阑,香暖鸳鸯被,岂暂时疏散,费伊心力。殢云尤雨,有万般千种,相怜相惜。恰到如今,天长漏永,无端自家疏隔。知何时、却拥秦云态,愿低帏昵枕,轻轻细说与,江乡夜夜,数寒更思忆。

木匠注:
透窗风一线——躺在客馆(官驿?)里,条件不太好,窗子都漏风,所以睡不着,只好乱想。。。
又闻空阶,夜雨频滴——嗯,凄凉的境况
盟言。。。翻成忧戚——因为,一个盟言就是一条债务的话,那债就太多了,还不清,所以忧戚
再三追思,洞庭深处——能想的太多了,就说。。。呃,洞庭深处欠下的那笔情债。。。

作者  | 2017-7-25 3:19:05 | 阅读(4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铅笔:《曲玉管·陇首云飞》宋 柳永

2017-7-24 6:52:31 阅读4 评论0 242017/07 July24


铅笔:《曲玉管·陇首云飞》宋 柳永 - 糟木匠 - 糟木匠的硬筆書法

《曲玉管·陇首云飞》宋 柳永
陇首云飞,江边日晚,烟波满目凭阑久。立望关河萧索,千里清秋。忍凝眸。
杳杳神京,盈盈仙子,别来锦字终难偶。断雁无凭,冉冉飞下汀洲。思悠悠。
暗想当初,有多少、幽欢佳会,岂知聚散难期,翻成雨恨云愁。阻追游。每登山临水,惹起平生心事,一场消黯,永日无言,却下层楼。

木匠注:
陇首——陕甘交接处的关隘
关河萧索——关河,关隘处的河流,却正是萧索的秋季
忍凝眸——说是“不忍看”,但还是在看
杳杳神京——神京,当时的帝都汴梁。杳杳,遥远
盈盈仙子——思念着的人美貌如仙
锦字——泛指男女之间的情信
断雁——落单的大雁。自己都没法找到同伴,当然就不会为远方的人传递书信
思悠悠——接上句,看着孤单的大雁落在水中的沙洲上,自己的思绪万千

作者  | 2017-7-24 6:52:31 | 阅读(4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铅笔:《鹧鸪天·一点残红欲尽时》宋 周紫芝

2017-7-23 4:29:06 阅读4 评论0 232017/07 July23


铅笔:《鹧鸪天·一点残红欲尽时》宋 周紫芝 - 糟木匠 - 糟木匠的硬筆書法
 
《鹧鸪天·一点残红欲尽时》宋 周紫芝
一点残红欲尽时。乍凉秋气满屏帏。梧桐叶上三更雨,叶叶声声是别离。
调宝瑟,拨金猊。那时同唱鹧鸪词。如今风雨西楼夜,不听清歌也泪垂。

木匠注:
残红——残釭(gang1),残灯
调宝瑟——弹琴
拨金猊——拨动兽形香炉中的熏香
风雨西楼夜——上面写到三更雨,叶叶声声是别离。。。文字上回归到“西楼夜”,凸显孤寂与凄凉
不听清歌也泪垂——作者怀念的人应该是一位歌女

作者  | 2017-7-23 4:29:06 | 阅读(4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铅笔:《踏莎行·情似游丝》宋 周紫芝

2017-7-22 0:27:38 阅读3 评论0 222017/07 July22


铅笔:《踏莎行·情似游丝》宋 周紫芝 - 糟木匠 - 糟木匠的硬筆書法

《踏莎行·情似游丝》宋 周紫芝
情似游丝,人如飞絮,泪珠阁定空相觑。一溪烟柳万丝垂,无因系得兰舟住。
雁过斜阳,草迷烟渚,如今已是愁无数。明朝且做莫思量,如何过得今宵去!

木匠注:
情似游丝——啥是情啊?情,就像空中漂浮的蛛蛛或小昆虫吐的细丝
人如飞絮——这人啊,天南地北,走到那儿算哪儿。没想他,他就来了,正浓密,他又走了,就像杨柳的飞絮
泪珠阁定空相觑——阁定,搁着,放在那儿不动。这句是说泪珠儿滚了滚,噙在眼眶中,没流下来。知道结局是啥,忧伤夹带哀怨,啥也懒得说了
一溪烟柳万丝垂——长长的溪流,那么多的柳树,就系不住他的小船!
草迷烟渚——原上草丛中散着轻雾
明朝且做莫思量,如何过得今宵去——从明天开始,不想这个薄情的人了。。。可今晚,今晚咋办呢?

作者  | 2017-7-22 0:27:38 | 阅读(3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海外 加拿大 摩羯座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老糟木匠
 
近期心愿快一点暖起来。。。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日志评论
评论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博友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我的关注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